Paristart

【全员哨向二设】未济 15

白公羽:

第十五章 诗文里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辛弃疾六十五岁时写下这首《永遇乐》。此时距他归宋已过四十三载,距他谢世还差三年。


  时任镇江知府,踞抗金前线。他于淮河东西屯兵两万,于江淮募兵一万并置军甲,方登北固山宴请宾客,以此词一抒胸臆。


  次年韩侂胄使言官以“好色、贪财、淫刑、聚敛”四罪弹劾辛弃疾,令其撤职。


  开禧元年,辛弃疾返铅山。开禧三年,南宋北伐大败,辛弃疾一病不起。同年秋,朝廷再召其出征。九月初十,诏抵铅山,辛弃疾于病榻上强撑而起,口中急呼三声:“杀贼!杀贼!杀贼——!”


       呼毕,气绝,终年六十八岁。


  


  公孙钤走过去抱住陵光,他说:“先生的遗愿在书里有记,康熙年间《济南府志》载:辛弃疾至死大喊‘杀贼’!”


  陵光掩面道:“我没读过这书,但我知道。。。在你们对诗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了,他一生词皆如此,遗愿还能有何?”


  “我一生词皆如此。。。呵,两位小友,果真知我。”辛弃疾倚在柱上,身形开始模糊。


  陵光的眼泪止不住了。


  “哭甚么?与公孙公子一战,畅快至极。我本就为一战而来,不求胜,但求畅快。”辛弃疾道:“重回人间,已过百年,北地一统,然故国不在。”


  公孙钤说:“当世已无宋金之争。昔南宋、金、大理、吐蕃、西夏、西辽,如今俱是一家,其名中国。”


  “俱是一家。。。”辛弃疾神情怔忡,喃喃道:“一家。。。中国,一家好啊!”


  既为一家,天下无贼!


  那便没什么好不舍的了。纵是曾恨出师未捷身先死,如今这一战,也将郁结尽解了,何况,更得遇百年后的知己。幸甚,何如!


  “我这一生,多被儒士所误。”辛弃疾向公孙钤道:“小友,看你也是文人,便嘱你一句:对人莫要‘然然可可,万事称好’。”他又转头向陵光,“观你善感多情,遇事易生退心。应须记:‘事有可为,杀身不顾’。”


  钤光二人哽咽称是。


  天光透过辛弃疾的身体照进亭内,又拂在他们身上,那百年来的夙愿通过这一缕光得到了传承——唯愿家国永安。


  辛弃疾闭上双眼,唇畔带笑,于最后的光景中悠然道:“得姓何年,细参辛字,一笑君听取。”


  鹅湖镜碎了。


  “艰辛做就,悲辛滋味,总是辛酸辛苦。”


  峦山屏倒了。


  “更十分、向人辛辣,椒桂捣残堪吐。”


  青天境化了。


  幻象坍塌,在回到十字路口的那一刻,他们耳畔传来最后那一句——


  “世间应有,芳甘浓美,不到吾家门户。”


  公孙钤和陵光站在十字路口,久久沉默。他们沉浸在最后半阙词里,那是辛弃疾在解释他的姓氏,也是在诉尽平生。


  有些人,生来背负使命,一生都在为天降大任而活,难得展眉。他们也会像常人一样向往出世避世、向往眷属温情,但只要家国一呼,他们便骤起而应。纵然身死,英灵也会继续赶在征召的路上——中国,从来不缺这样的人。


  秋风袭袭,是那人在风中笑,他说:小友,哭甚么,活好你的当下!


  陵光狠狠一擦眼泪,哭花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他说:“慕容离这个乌鸦嘴啊!”


  公孙钤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说慕容离之前的一语成谶,不由失笑。他抬起手来抱住陵光。陵光就拖着公孙钤一起向前走,边走边吸着鼻涕哼哼:“他ID叫南慕容,那我以后就改名北陵光!”


  公孙钤笑,“好,那我就是阿朱。”


  “诶,你这人怎么。。。”陵光涨红了脸,过了会儿又嗫嚅道:“不,你呀,你是神仙哥哥。”


  一大一小两个影子汇成了一条。他们一齐走向这座城市的,灯火阑珊处。


  


  


  京郊某处地下室,室内一桌,桌上两剑,剑旁一人——墙上却有三个人影!


  两个黑影浮于半空,一左一右环绕着一个络腮胡须的人。


  左边黑影说:“毓埥,你又派错了剑灵,他根本不受你控制。”


  右边黑影道:“毓埥,你没摸清底细就贸然将他唤醒,自然成不了事。”


  “这人竟是丝毫不惧魂飞魄散。”


  “又无牵挂之人,不能拿别的魂魄来要挟。”


  毓埥不语。


  黑影齐声说:“你不再考虑一下么?只要你肯和我们合而为一,我们就会替你解决一切。”


  “合而为一?”毓埥发出一声嗤笑,“别说的那么好听,只有‘剑’‘鞘’之间才能叫合而为一。与你们,只能叫以身饲剑。有‘鞘’之剑,世间仅存八把,死心吧,你们生来就是无主之剑。”


  两个黑影听后俱是一顿,片刻,又发出一阵窸窣之音,似是心有不甘。


  毓埥:“你们还想做什么?之前抓了凌家那小子,想让他做你们的‘鞘’,结果呢?无功而返!”


  一黑影辩解道:“可也正因如此才引出了云藏。”


  “但你们没得到云藏,反而失了先机。裘振出墓七年,明处暗处杀了多少剑灵,尤其那楚霸王剑。。。”毓埥摇头,“可惜了。”


  黑影赶紧接道:“所以才要与你合作,我们共计大业。”


  毓埥:“话不用说的这么好听。我是为了夺剑,而你们呢。。。古有云人身难得,你们还是趁早死心吧。”


  “让我们死心,那你能死心么?”左侧黑影声音徒然转厉。


  右侧黑影狞笑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只有你,五王中只有你,轮回时没饮孟婆汤!”


  “八把剑,得其四便可得天下。”它们齐声道:“你当真能死心?”


  毓埥沉默了。


  两黑影再接再厉,“我们不是要你以身饲剑,你与那些人不一样。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器’,需要你的饕。。。”


  “住口!”毓埥打断了他们,暴喝道:“滚回去!”


  两个黑影同时静了。


  过了会儿,其中一个放柔了声音说:“莫急,你再想想,再好好想想。”


  毓埥脸色极为难看。


  两黑影不敢再留,一齐归入两柄剑中。


  屋里静了。


  毓埥深吸一口气,推门走出地下室。


  


  


  剑鞘与大宝剑♂


  阿离赛高:饭否?


  方方土念kun:饭。


  绿色无公害:饭。


  小齐他哥:饭。


  小齐:饭。


  无钤谋:饭。


  北陵光:我改名了!


  阿离赛高:答非所问,重答!


  无钤谋:他饭。


  北陵光:我改名了!@南慕容


  阿离赛高:呦呵,你还和阿离扛上了?


  北陵光:南慕容复国之梦必亡!


  阿离赛高:以前是心里有洞,我看你现在是脑袋里有洞!也不想想你叫北陵光,那你家那位该叫啥?公孙朱,你们觉得公孙🐷好听?


  无钤谋:。。。。。。


  北陵光:他不是,裘振是。他是阿紫,公孙紫。


  群里一片安静。


  这他妈听起来就很虐很有故事了。


  绿色无公害: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晚上在哪里聚吧。


  阿离赛高:小绿你真可爱!


  方方土念kun:注意你的用词!我们孟总那是英明神武刚柔并济明察秋毫分身有术大度能容善解人意秀外慧中绿意盎然十全十美空前绝后!


  阿离赛高:。。。仲堃仪,你该不会以为都用成语,我们就看不出你在里面掺了奇怪的词了?


  小齐他哥:本文,哦不,本群禁水!


  北陵光:水就没逼格了。我和公孙钤那么费劲背古诗积攒出的言辞格调,就要被你们水没了!


  南慕容:所以到底在哪里吃。


  群里又静了,居然水得慕容离都诈尸了!


  阿离赛高:望京,鹅湖春天。


  南慕容:好。


  


  是夜,八人又聚在一处。


  仲堃仪听了公孙钤的描述,一脸惊诧,“所以你们竟然真遇到了辛弃疾,慕容离又猜对了!”


  众人看向慕容离。


  慕容离:。。。。。。


  蹇宾:“承认吧,你简直跟郭嘉一样(乌鸦嘴)。”


  齐之侃:“或者说好听点儿,毒奶。”


  执明:“辛弃疾,就是那个破坏公物的辛弃疾?”


  众人:???


  执明:“诶,我起码看过他四首词里都写过类似‘栏杆拍遍’的句子,不一定总是这四个字。但他一怒就狂拍栏杆,这不是破坏公物是什么?我要是栏杆,见了他都得绕道走。”


  众人哭笑不得。


  陵光:“我发现你就是以吐槽古人为乐。”


  执明痞兮兮一摆手,“这叫古史新解,自有见地。”


  慕容离瞥他一眼,“净看野史。”


  蹇宾逗他,“那赵云呢,你对他有何看法?”


  执明一噎,这人似乎没什么黑点。他静了片刻,又眼珠一转道:“一员大将不得用,生来就是保姆命。”


  众皆莞尔。


  孟章以指节扣了扣桌面,切入正题,“我们来分析一下今天的两次战役。”


  众人点头。


  蹇宾:“下午,霾掩日,沉尸桥下。”


  公孙钤:“傍晚,残阳落,十字路口。”


  慕容离总结:“阴气重。”


  仲堃仪接着说:“事发地点阴气重是三次遭遇战的共同之处,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今天这两剑灵均为亡人所化。”


  公孙钤颔首,“辛稼轩和赵子龙的情况一样,都是死时余愿未了便以魂饲剑。辛稼轩曾轻骑入万军,又带兵飞虎营,这应该就是其剑生灵的契机。”


  仲堃仪想了想接着说:“是不是只要佩剑具备生灵条件,死时又以魂饲剑,剑主就都能成为剑灵?那么我们。。。。。。”


  所有人都怔住了,显然从未想过这一节。


  蹇宾皱眉,“可我们的剑已经有灵了。”


  孟章:“没错,无灵之剑无法传信,更不可能自选其主。”


  齐之侃:“那四把剑的剑灵在哪里?”


  蹇宾:“自得剑后从未见过其灵。”


  陵光:“难道我们的精神体就是剑灵?”


  执明表情抽搐,“这么说来燕支,啊不,我和阿离的剑灵就是只王八?!”


  公孙钤:“剑灵不可能是精神体。因为精神体是在第二层连接后才产生的,之前没有。”


  执明松了一口气。


  众人又陷入了沉默,此事实在全无头绪,于是大家纷纷开吃。


  席间公孙钤分享了对裘振一事的推测,并表示重点在于有主之剑与无主之剑的不同。


  “说不定。。。”执明说:“我们不能解释的剑灵一事也与这个有关。”


  那么名剑有主,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又过了数日,一切风平浪静。那一天的遭遇,仿佛只是混入平凡生活的一个bug。


  公孙钤依旧拉着陵光一起上课。这节课是宋词品鉴,恰讲到辛弃疾,公孙钤和陵光都听得很认真。


  下课后,公孙钤合上了《稼轩长短句》,不由感慨:“他把北定中原写进词,只能被时人当成曲子唱出来。或许后来有人能听懂一些,也仅道此曲当配铁板铜琵琶罢了。”


  “可惜了,最后未能撑到上战场。”陵光看着公孙钤说。


  公孙钤却浑然不觉,他继续道:“稼轩先生一生常念北伐,至死仍喊:‘杀贼’!再看看如今我们死时念的是什么,满口‘分房’!”


  陵光哑然。


  公孙钤肃容道:“我时常想,其实读诗学史并不是为了应对考试,是要明道明德,要晓得历史上曾有这样的人,我们身体里当有这样的血脉。辛稼轩二十二岁带五十人入万军敌营,生擒叛贼头目,万人随之归宋。我们二十二岁在做什么?大学里混吃等死,惭愧!”


  公孙钤显少这样言辞激越,陵光看了他半晌,忽然低下头,“我明天就复学。”


  公孙钤忙说:“陵光我不是在说你。”


  陵光抬头看他,“你说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的是事实。我读书十余载,书都读到胃里去了,没读到心里。是时候振作了,人不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总该做些什么。”


  公孙钤点头,看来,陵光是彻底走出来了——朝闻道,夕死可矣。


  秋日朗朗,课堂里老先生在讲:“辛弃疾一生心系家国,难得展眉。若非生于乱世,怀此文武之才当如诗仙一般纵意人生,可叹。。。”


  平生诗酒剑,词龙辛弃疾。


  复国屠虏梦,尽没诗文里。


  


  


  



  TBC


=====


        平生诗酒剑,词龙辛弃疾。


   复国屠虏梦,尽没五三里。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填空,辛弃疾诗词。


PS :“朝闻道,夕死可矣”在本文里的意思参见第五章。


接下来会歇一段时间再更。


这章码字修文时眼睛一直是湿的,简直预防干眼症【喂。 


 大家看完来唠一唠嘛∠( ᐛ 」∠)_




评论

热度(121)